本文作者:关于南方破碎的理想

费城交响乐团高级顾问卜励德:文化交流让两国人民关系更紧密

关于南方破碎的理想 2019-05-28 07:16:37 779 围观 116 评论

作为文化传播的桥梁并通过音乐促进意义深远的人文交流,费城交响乐团于5月16日至28日再次来到中国开启2019年中国巡演之旅。此次巡演由音乐总监雅尼克・涅杰瑟贡(yannick nézet-séguin)领衔,“费城之声”依次于北京、天津、杭州、南京和上海奏响,出生于上海的中国钢琴家张昊辰此次在演出中担任独奏。作为美国乐团中来华次数最多的团体,此次是费城交响乐团第12次访问中国。
“再次来到中国巡演让人振奋不已,尤其在这一具有特殊意义的中美建交周年纪念日里。”音乐总监雅尼克・涅杰瑟贡此前讲道,“我们与音乐家、年轻人和观众全情投入的文化交流方式,将令此次巡演变得真正难忘。2019年的巡演之旅将让我们与中国及音乐爱好者们的关系进一步加深,我们期待通过音乐为大众带来欢乐与愉悦,并在中美两国的文化和社会之间建立更具意义的联系。”
“1973年,我曾帮助费城交响乐团开拓与中国的文化交流。”费城交响乐团高级顾问卜励德(nicholas platt)说道,“奥曼迪(eugene ormandy)大师和音乐家们在当时创造了历史,让中国人民难以忘怀。今天,费城交响乐团凭借40多年来相互信任的伙伴关系,正让两国人民的关系更加紧密。”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,担任外交官的卜励德就能熟练运用中文。而他真正与中国结缘则始于1972年――彼时,他作为代表团的一员,陪同尼克松总统前往北京进行了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访问,此行标志着中美两国关系的正常化。而他与费城交响乐团的交情可以追溯到1973年,作为美国驻北京联络处的首批工作人员之一,卜励德协商、安排了费城交响乐团的首次访华演出。
费城交响乐团特别顾问卜励德(中)、音乐总监雅尼克・涅杰瑟贡(右)以及中国作曲家谭盾(左)
“当尼克松走下飞机,他先向周总理伸出了手”
澎湃新闻:5月26日晚,费城交响乐团2019年中国巡演的最后一站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举行。我注意到你作为中美问题专家,有个昵称“中国男孩”,这个得名好像同上海就不无关系。
卜励德:1972年我陪同尼克松总统访华。临近行程结束时,在上海锦江小礼堂,尼克松对我们的工作表示感谢,走前他又说,“现在你们这些中国男孩有很多事情要做了。”这是他赠给我们这些随同他来华工作的美方人员的昵称。
澎湃新闻:通过公开资料,我知道你在23岁的时候才开始学习中文,是否可以分享些你刚开始学习中文,以及起中文名字的故事?
卜励德:事实上,我稍晚一些才开始学习中文,1962年。为了有一个更长远开阔的目的,我开始学习中文,并且我认为学习中文非常有必要。第一个原因是,中国的文化、历史博大精深,并且非常重要,可以用一生的时间学习中文;第二,我们和中国有非常重要的关系往来,那时人们也许会说,为什么要学中文?我们和中国又没有建交。但我始终相信,中美关系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一天,事实证明,我没有错。
我的中文名是卜励德,这个名字是我的中文老师起的。他对我说,你可以用任意一个汉字作为姓氏,所以我选择“卜”这个非常容易书写的汉字。他给了我其余两个字作为名,因为他认为我需要一个纯正的中文名,这个名字也非常适合我。
澎湃新闻:1972年,尼克松总统出访中国前一个月,你被征召进入访华团队。当时你做了什么样的准备,带了什么礼物来中国吗?
卜励德:在此之前,我已经花10年的时间在做与中国相关的工作,既是学习语言的学生,也是政治分析人员。那时我刚被调到国务卿罗杰斯办公室,就遇上尼克松总统希望访华,与中国建立关系。当时,我先是通过了罗杰斯的面试,他需要找一名中国之行的助手,面试前我还特意用裤脚擦了擦皮鞋,希望能有好运气。面试时间很短,罗杰斯强调了此次任务非同寻常,我则告诉他,自己可以帮上忙。
出访前,我得知礼品清单中有各式各样的钟表。我知道在中国文化中“钟”和“终”发音相同,带有诅咒的意味,就赶紧和基辛格说了这事,他听到后很震惊,当即下令把钟从礼品清单中去掉。后来访华,我们经常会带一些礼物,比如乐团的录音、新近的专辑送给一些喜欢听音乐的人。
卜励德在国家大剧院彩排现场
“在美国,绝大多数人每天都在做着与中国有关的决定”
澎湃新闻:我注意到18日晚国家大剧院,中美建交40周年纪念音乐会上有不少中国音乐家同费城交响乐团协作演出。这其中谭盾专门为乐团和女高音创作的《敦煌壁画・九色鹿的故事》,亦是世界首演,你对这些中国音乐家有所了解吗?
卜励德:谭盾是我的老朋友,郎朗也是老朋友。我看过多场费城交响乐团同中国音乐家协作演出的音乐会,中国音乐家的表现都非常出色。我个人非常仰慕谭盾,几年前在长沙,谭盾与费城交响乐团合作演奏了他的“交响音诗”《女书》。
澎湃新闻:1973年,费城交响乐团访华巡演。据说当年乐团访华的行程与安排都是通过外交渠道磋商的,你介入其间,有没有遇到一些分歧以及如何解决?
卜励德:这是中美正式建交前首次真正意义上具有文化影响力的活动,商讨演出节目单就像是在制定条约(笑)。当时中方希望费城交响乐团演奏贝多芬f大调第六交响曲(田园交响曲),但指挥大师尤金・奥曼迪不想演奏这首曲子,双方无法达成一致。 说服奥曼迪的任务就交给了我。我花了很长时间在飞机上和指挥家解释为何中方在意这首曲目,中国人传统上喜欢用音乐描述事物、人、场景、风景、战争等等。田园交响曲是贝多芬代表作之一,描述了乡村生活,并且象征着了革命力量取得胜利的意境,体现了新中国的崭新面貌。奥曼迪最终同意了,乐团的演出非常成功。
费城交响乐团1973年中国之行,在北京民族会堂的舞台上演出。
澎湃新闻:1973年,你作为美国驻北京联络处的首批工作人员之一,除了协商、安排了费城交响乐团的首次访华演出,也安排了很多别的交流活动,能否再举些例子?
卜励德:1973年6月,美国国家游泳队访华,他们都是马克・施皮茨(mark spitz)的队友,如果你还记得马克在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上一共赢得了7块奖牌的话。当年马克・施皮茨并没有随团访华,这让他们松了口气,但这些人都是泳坛健将。他们非常放松,也很友好,是非常能代表美国的团队。来华期间,一路上他们不管到哪儿总被问到两个问题。第一个问题是培养一个奥运会冠军的“配方”是什么?当时他们的中国同行甚至幻想是否有一个神秘的机器,可以帮助运动员获得冠军,答案自然是没有,所有的冠军都是靠天赋和努力成就的。美国运动员也问一名中国游泳运动员,比如他们每天的训练量,得多的答复是每天游5000米。美国运动员随后告诉他,“我们每天上午游5000米,下午游5000米,这中间我们还会做2小时的机能训练。”那是1973年的事了,40年后在佛罗里达举行过一场40周年纪念活动,有200名当年参加美国游泳队访华交流的中国人自费来参加。一些人来自中国大陆,一些人来自中国台湾地区,他们中有些人已经在加拿大或者美国做教练了。
澎湃新闻:我注意到,20日你在中国人民大学做了一场名为“中国的过去和现在”的讲座。
卜励德:我非常愿意分享我对中国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的观点。美国和中国相互依存,没有理由把两国分开,也不应该分开。有些人想(分开),但事实是,中美关系是非常紧密的。尤其在美国,绝大多数人,每天都在做着与中国有关的决定,是不是去中国旅游?是否买中国的产品?是否参与中国的体育运动?是否与中国合作拍电影……非常多的事,这些需要做决定的人都是普通人,不是政府人员,不必服从政府的命令。我认为喜欢在一起做事的中国人和美国人都非常多。不管现在中美关系是否紧张,我们一定会想出解决办法,事实上我们过往经历了很多起起落落,如今仍需要共同努力。
澎湃新闻:你在纽约公寓的匾额是“倦勤斋”?为什么会给自己的寓所起这么个中国名字?
卜励德:有一次参观故宫时,我看到乾隆皇帝给自己退休后的休憩之所起了“倦勤斋”这个名字。对于我退休之后办公所在,这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匾额,当然我可不认为自己是乾隆,只想为自己的退休添一笔中国色彩,就请一位会书法的朋友为我写的。
费城交响乐团1973年中国之行,音乐总监尤金・奥曼迪与中国同行一道主持了一次排练。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:

本文作者:关于南方破碎的理想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erm12.com/html/disp.php?id=4 发布于: 2019-05-28 07:16:37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。

赞( 39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发表评论

快捷回复:

评论列表 (有 779 人围观) 116 条评论, 参与讨论
聆厛、埖雨 游客 2019-04-26 11:15:02 板凳 回复
来看你了
窝囊感情 游客 2019-04-26 11:13:06 椅子 回复
谢谢博主的分享
魂不附体 游客 2019-04-26 10:11:19 沙发 回复
心思细腻
满脸幸福状 游客 2019-04-26 09:58:49 凉席 回复
嗯嗯,谢谢!
你的微笑,若隐若现 游客 2019-04-26 04:49:39 地板 回复
微盘下电子书和资料挺方便的。